草莓无限次数观看视频

♂? ,,

苏蜜和傅嘉贝母子两个说笑着吃了早餐,苏蜜飞快的往楼上收拾行李,嘉贝却吩咐佣人道。

“今天这个粥熬的还不错,给我装一些。”

佣人听的一愣,先前少爷可从来没让她们给他装过吃食带去公司的,他都是在公司里随便吃工作餐。

偶尔苏蜜想起来了,也会去给嘉贝送饭。

“哦,哦,好的!”

女佣说着上前,又道,“粥放到中午就不好吃了,少爷要是吃够了工作餐,要不等中午做好了,让人给少爷送过去?”

嘉贝想也不想的拒绝,“不用。”

怕女佣多问,他抬手看了下表,“动作快点。”

女佣不好再说什么,忙拿了饭盒,给嘉贝装了粥,又放了一些包子和点心。

嘉贝也没让佣人帮拿,自己拎着出了别墅。

然后,他就将车直接开去了曾明悦住的医院。

额带白羽的纯净空灵天使女孩

曾明悦的住院手续都是嘉贝让人去办的,因此住的是高级病房。

没有人打扰,曾明悦早上便起晚了,嘉贝到医院时,她才刚刚睡醒,浑身懒洋洋的不想起来,还躺在被窝里发呆。

病房门被打开,男人的声音传来。

“还在睡?”

曾明悦怔了怔,转头看向门口的高大身影,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今天傅嘉贝还会过来。

对上嘉贝黢黑的眼眸,曾明悦蓦然想起自己还没洗脸,更没梳头。她被惊的猛的坐了起来,那动作跟挺尸一样。

等坐起来,她才又意识到不对劲,这样自己邋里邋遢的模样不是部暴露在男神面前了?

她又飞快的往身后一倒,咚的一声就仰躺在了床上,结果动作太猛太大,即便是撞在了软软的枕头上,脑后的伤口也一阵疼,曾明悦呲牙咧嘴的惨叫了一声。

她这一弹起一躺下的,快的嘉贝都来不及反应,看的一阵发愣,莫名其妙。

接着他蹙起了眉,快步走到了床边。

“头不晕不疼了吗?撞到哪儿了我看看!”

曾明悦却飞快的抓起被子,直接盖在了头上,躲了起来,只留了一小撮毛茸茸的头发在外头。

嘉贝,“……”

他实在搞不懂这女孩在做什么,他抬手扯了扯被子,女孩竟然还使劲的揪着被子,作对的往上拉就是不让他看。

“到底在闹什么!”嘉贝有些恼了,声音微沉。

他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到了曾明悦的耳中,曾明悦有点怕哆嗦了一下。

嘉贝看着那一团抖着,不觉又有些懊恼。

“怎么了?”他又舒缓了声音,重新问了一次。

被子里这才传出姑娘闷闷的声音,“我……还没洗脸……丑……”

声音含含糊糊的,嘉贝微微弯腰,仔细聆听了一阵才听明白。

他顿时有些啼笑皆非,不过倒也能理解女孩这种爱美的心,毕竟他有一个非常爱美的母亲。

笑了笑,嘉贝隔着被子拍了拍曾明悦的头,“我出去等。”

他说罢,转身往外走。

曾明悦听到了动静,这才偷偷探出头来看他。

谁知道嘉贝突然又转身,“不用着急,慢点收拾。”

曾明悦一惊,像被打的地鼠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

嘉贝不觉勾唇笑了下,双眸也掠过一抹笑意。自从听到燕捷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后就一直很不佳的心情随之轻快了不少。

病房是套房,外头还有一间很小的客厅。

嘉贝在外头稍等了会儿,曾明悦就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女孩洗了脸,头发扎了个低马尾,规规整整的垂在脑后,身上依旧穿着宽松的病号服。

头上缠着白色的纱布,让她看上去更加纤弱,楚楚可怜,脸色还是有些苍白,脸上的水珠也没擦干净。

“过来。”

嘉贝坐在沙发上没动,冲曾明悦低声道。

曾明悦快步走了过去,以为他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这会儿也是让自己过去有事情要说。

谁知道她走过去,嘉贝就拍了拍旁边的沙发。

“坐啊,傻愣着干什么。”

客厅不大,所以只放了一张窄短的布艺沙发,傅嘉贝坐在那里,他人高马大的,双腿岔着,沙发就剩下一点点的位置。

她要是坐下,势必会紧紧的挨着他,曾明悦还没坐,心跳就乱了。

她的手无意识的抓了抓病号服,然后才缓缓坐了下来,并拢着双腿,尽量不让自己触碰到男神,唐突了男神。

“呵……”

见她动作僵硬,背脊挺直,坐的跟个等训的小学生一样,傅嘉贝不觉笑了一声。

随后,他突然抬手,指腹擦拭过她的侧脸,将两滴挂在上面的水珠抹掉,挑眉问道。

“昨天夜里睡的还好吗?头还疼不疼?”

男人动作温柔,声音更是温和好听,曾明悦脸颊发红,愣愣的看着他。

“挺好,都挺好的。”

嘉贝眸光掠过她泛起红晕的脸庞,挑起眉,指了指桌上的餐盒。

“我给带了早餐,吃吧。”

曾明悦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男神这两天怎么感觉是在照顾她?

可是,怎么那么不真实呢。

她恍恍惚惚的打开餐盒,直到吃着香滑软糯的粥,味蕾传来真实美味的食物香味,她才彻底确定,确实是他一早就又来了。

不是做梦,确实是他给她带了早饭,在照顾受伤的她。

眨了眨眼睛,曾明悦看向嘉贝,“傅少,怎么会……”

“嗯?”

她欲言又止,傅嘉贝微微挑眉,询问的看着她。

曾明悦心跳加快,脸就又红了,她忍着心慌声若蚊蝇的问道。

“我想知道,傅少对我怎么这么好。”

傅嘉贝便又笑了一下,“当然是因为……可爱啊。”

曾明悦,“!”

她瞪大了眼睛,脸色瞬间涨红。

他说什么?啊啊啊!男神说她可爱!

“哈,行了,快吃吧,粥凉了不好喝了。”

见她不知所措,脸色爆红,嘉贝都怕她原地自燃了。他不再逗她,指了指粥,示意她快点喝。

曾明悦这才回过神,忙低下头,差不多将脸都埋进了饭桶里。

嘉贝摇头一笑,等她吃的差不多了,他才开口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